今天是
您的位置:首页 > 美文欣赏
疫情宅家求医记
 

    正月半过后,感觉右肩胛疼,右小腿下部微烫,疑似丹毒复发。春节前夕,连续输液青霉素9天,除夕那天才结束。要不是忙过节,如果多输液3天,也就可能彻底痊愈了。防疫形势日趋严峻,医院又是各种细菌病毒集聚之地,除非万不得已,在这非常时期,有谁愿意去医院?万一倒霉沾上新冠病毒,岂非得不偿失。

 

    本来打算去电老家,咨询当皮肤科专家的亲戚,多年前患丹毒,就是她给治愈的。春节前,我去三甲医院急诊时,接诊医生起初只肯用头孢,亲戚的那个处方建议,最终被急诊医生采纳。老是麻烦她,我真不好意思,于是自作主张,210日早上开始,服用春节输液前医院开具的内服药伊曲康唑胶囊,每天两次。第一天很好,反应正常,谁曾想,第二天上午突然感觉腹部疼痛难受,勉强吃了中餐,其后不久,全吐掉,为分散注意力,看电视剧《女医香妃传》。阵发性疼痛,难受极了。傍晚时分,喝红糖生姜茶,半小时后全吐掉。腹中空空,不得不少量喝水,也全部吐掉。彻夜无眠。

 

    看药品说明书,字体太小看不清,上网查看,服用伊曲康唑胶囊确,会有损伤肠胃、呕吐等不良反应。事已至此,停止服用。万般无奈,我一大早就联系医生亲戚,告知近况,回复称特殊时期,去医院输液不太好,可内服头孢;还建议我去医院查血常规,当心败血症。

 

    儿子责怪我自说自话,内服药也敢自作主张。那口服药不也是三甲医院特别专家开具的吗,才相隔多少天啊,怎么就不管用了,还生发出如此恶劣的不良反应?恨只恨那新冠病毒孽障,太平时节,何苦宅家多日,不敢去医院就诊。

 

    预约挂号,未及午休,相约14:40达区医院皮肤科门诊。车行双拥路,偶尔有公交车路过,仔细观看,车厢内空空如也,老百姓谈疫色变,禁足宅家防疫,有谁还敢乘坐这空间密闭的交通工具?阳光灿烂,有骑电瓶车匆忙而过的,身穿一次性雨披,酷似白衣天使们穿着的防护服,让人忍俊不禁。

 

    路过某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,门庭冷落车马稀,昔日交通堵塞的场景已不复存在,根据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应急响应要求,结合当前防控形势与该院实际情况,210-217日,部分科室门诊和检查项目停诊。

 

    区医院门口,照例有手持红外线体温测量仪的,气氛凝重肃杀,让人不寒而栗。右侧发热门诊入口,也有人进进出出。皮肤科门诊在6楼,不敢乘坐全封闭的升降式电梯,乘坐阶梯式电梯,左拐右拐的,多走些路而已。未戴手套,由老伴搀扶着,尽可能不碰电梯扶手。候诊大厅内,冷冷清清,预约就诊者不多,电子显示屏显示,排在我前面的也就五六个。候诊者十分自觉,间隔数米而坐。仔细观察,所戴口罩大同小异,有个口罩下方两侧附带圆柱形器具的,怪则怪矣,我孤陋寡闻,不知所名,事后查询得知,防毒面具也。

 

    偌大的三甲医院,皮肤科门诊专家也就一人而已。入内,专家翻阅了我半个多月前医科大附院出具的病历,及我主诉,开药奥美拉唑镁肠溶片及左氧氟沙星若干。到家后,一干人等,消毒,卸去外衣裤,洗澡。我筋疲力尽,抓到救命稻草似的,赶紧吞服奥美拉唑镁肠溶片,药剂师嘱早上空腹服用,我腹中空空两天了,管他早上下午呢。谢天谢地,没吐,比前两天一吃就吐,有所改观。也许是经不起表扬,是夜22点,我情不自禁,把晚餐稀饭及迷你饼干2块全部吐出。

 

    213日,凌晨4点雷阵雨,我起床喝水,睡着过。7点半,去洗手间,又吐。9.20吃青菜面条少许后休息,感觉比前天好,两天没进食,疲软。傍晚又吃青菜稀饭半小碗,腹部依旧难受,阵发性。夜晚20点半,积压多日的终于排出,顿觉舒坦无比。正所谓痛则不通、通则不痛。   

 

    左氧氟沙星的确起了作用,右小腿丹毒炎症消退。人逢好事精神爽。也许是事有凑巧,老伴找寻多日不见的优盘,居然在床上找到,疑似从外衣口袋中滑落。老家南通也传来喜讯,自29日起,南通市区保留10条公交车主干线路运营,让我看到了家乡交通逐渐恢复正常的希望。

 

    我每天关注疫情,至216日,湖北以外地区新增确诊病例连续13天下降,拐点已经看到希望.。但愿疫情退去,让我早日回到老家,高龄102岁的婆婆正翘首以盼呢。


作者:许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