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您的位置:首页 > 美文欣赏
海外游子情系“精华制药”
发布时间:2020-10-16
 

我家二侯侨居海外多年,每次回国探亲,总忘不了采购一些“精华制药”出品的中成药带走,以备不时之需。

他有两个小孩,小姊妹俩每年假期都要回国探亲,万里迢迢,10多个小时的飞行,车马劳顿,难免会有不适。

有一次,大小孩疑似患肠胃炎,便秘、痰食阻滞、盗汗。我那年逾九旬的老母亲懂得一点儿科医疗知识,对于现如今动辄去医院输液十分反感,建议去买一点王氏保赤丸回来。真想不到,这细如菜籽的小不点儿,按照药品说明书要求服用,不几日,盗汗、大便干结的毛病减轻不少,并逐渐痊愈。

原来,王氏保赤丸,主治小儿乳滞疳积、痰劂惊风、喘咳痰鸣、乳食减少、吐泻发热、大便秘结、四时感冒,以及脾胃虚弱、发育不良等症。曾被当代名医朱良春誉为“儿科圣药”,果然名不虚传。

其实,王氏保赤丸,对治疗成年人的相关疾病也有疗效。无独有偶,这年春节,二侯调休请假回国,也许是受了凉,感冒外加痰食阻滞,服用王氏保赤丸和同样是精华制药公司出品的宁宁牌正柴胡饮颗粒,并没有用青霉素之类的抗生素,一个星期后就康复如常。

新世纪初,二侯移居海外,入乡随俗,对洋人的养生保健医疗之类也算是略知一二。最重要的就是,不到万不得已,不轻易使用抗生素之类,而这一点与传统中医理论有了交集。

二侯对咱国粹“精华制药”出品的中药中成药情有独钟,事出有因。

他的中小学生活都曾在通城度过。有一段时间,从通师一附放学回家,过新城桥向西,正巧路过南通制药厂,有同学说他爸爸在该厂工作,专门生产救死扶伤的药品,还如数家珍似的扳起了手指头。这一切,二侯记忆犹新。特别是传说南通产季德胜蛇药片远销东南亚和非洲,深受患者欢迎,挽救了很多生命,作为南通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32年前我老母亲70岁时,突患带状疱疹,去医院求治,除了使用常规注射药物外,有中医推荐,用季德胜蛇药片粉糊涂患处,每天4-5次,次日早晨清洗干净后,再重复上述方法。这样,外敷内服,内外兼用,既缩短了病程,又减少了疱疹后神经痛。这一幕,也曾给二侯留下了深刻印象:咱南通精华制药的中成药就是功能奇特、十分管用。

某日,二侯的洋人邻居消化不良,腹泻不止,吃药打针效果全无,万般无奈之际,二侯送他两瓶“藿香正气丸”救急,想不到,邻居腹泻很快被止住,身体恢复如初。洋人邻居对中药赞口不绝,此后,二侯家的中药箱里珍藏的王氏保赤丸、正柴胡饮颗粒之类,也成为洋人邻居的心爱之物。

身在国外,难免会头疼脑热,二侯发现,在国外购买中药并不太方便,去他所在城市的唐人街,路途较远不说,有的中药中成药未必有货。于是乎,每次回国,适量采购,成为必修课。

多年来,家乡“精华制药”出品的中成药,不仅成为二侯的家庭常备药,还成为增进海外友人情感的媒介。近日微信视频,二侯听说家乡正在搞“我与精华制药的故事”征文活动,忘不了吐露心声:海外游子永远情系“精华制药”!


作者:瞿光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