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您的位置:首页 > 侨界人物
海门妈妈的双胞胎学霸儿子养成记
 

    他们是一对双胞胎,哥哥陆天冰(Benjamin Owens)被哈佛大学录取,弟弟陆天博(Bryan Owens)被耶鲁大学提前录取。他们是美籍华裔青年,妈妈陆叶华是海门人,兄弟俩曾在海门上过学。他们不仅学习成绩出色,而且曾将做家教的钱全部捐给公益事业,无私帮助同学。今年暑假,双胞胎兄弟利用假期随母亲陆叶华再次来到海门开展公益活动。

小学阶段爱读《三国演义》

    兄弟俩出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,今年18周岁,长得人高马大。哥哥陆天冰穿着一件绛紫色的哈佛大学T恤,弟弟陆天博则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耶鲁大学T恤,背后还有“2021”字样,这是他的毕业年份。

     “我们能有今天的成绩,和爸爸妈妈的教育分不开。哥哥陆天冰说。而母亲陆叶华在讲述自己的育儿观时则说:陪伴,和他们一起成长。因此,在两个孩子小时候,她是全职妈妈,一直陪着两个孩子。

    陆叶华回忆道:他们上幼儿园的时候,我曾带他们回到海门,在少年宫幼儿园上了3个月大班。后来,在他们读小学的时候又曾两次带他们回来读书,一次是在东洲小学读二年级,另一次是在该校读四年级第一学期,我曾在陪伴他们的同时担任外教。

    尽管孩子们出生在美国,但陆叶华希望孩子们会中文。在他们来中国上幼儿园的三个月期间,他们听懂了中文,开始说中文。在孩子们来中国上两年级之前,我教他们写中文。陆叶华介绍说。

    如何教两个出生在美国的孩子学会中文?陆叶华有着自己的方法,例如表演。《小学生古诗文诵读》中很多古诗的内容,我们母子3人都可以进行表演。陆叶华说,如《长歌行》,兄弟俩一个演河流奔向大海,另一个在边上背:百川东到海,何时复西归;他又演嬉戏游玩,我说:快读书了 他说:不读不读。” 我说:快做功课了,他说:不做不做,另一个在背:‘ 少壮不努力;最后他演乞丐:我真冷啊, 我真饿啊, 给点吃的吧。另一个孩子背:‘ 老大徒伤悲。然后两个人角色交换,再来一遍。

    除了诗词,陆叶华也教经典名著。陆天博兄弟俩小学阶段就开始阅读《三国演义》了。《三国演义》是一部章回体长篇小说,陆叶华是怎么让小学生对它感兴趣的呢?

    每天晚上八点,他们俩上床、熄灯。陆叶华坐在两张床中间的地毯上,靠着墙壁,打开手电,开始给他们读《三国演义》。我一边读一边给他们讲解意思。万事开头难。书的开头是铺垫部分,没有精彩的情节,他们刚开始听这本书,不熟。所以一开始推进,有点难。过了这一段,情节越来越精彩,他们就被吸引住了,还嫌我读得太慢。她回忆说,陆天博后来自己把《三国演义》读完了,又读了《水浒传》。

高中阶段创立非盈利家教公司

     “他们两个都跳过了八年级的数学。天冰十年级开学时又跳了一级数学。我只让他们跳了数学,没有让他们全部跳级。陆叶华说。而作为Gunn High School十二年级的优秀学生,双胞胎兄弟不仅成绩出色,而且拥有善良、助人、乐于分享的品行。

    他们在高中时候创立了一家非盈利公司硅谷青少年Silicon Valley Youth)。起初是在家里开班,可是很快,因为朋友的推荐、家长的要求,硅谷青少年1个班变成4个班,再后来扩展到18个班。他们开始在更多的地方租场地,带动一批硅谷的高中生为初高中生开了网页设计、美国历史、世界历史、商业、语法、数学和演讲、科学竞赛等课程,深受本城学弟学妹们欢迎,更有不少学生来自南湾、东湾拼车来上课。

    陆天冰说:九年级的时候,我和弟弟还去东帕洛阿图学区(East Palo Alto)体育中心做义工,后来和另一个同学在当地初中的课后班辅导学生们数学和英语。再后来,我们带上更多的高中同学一起去那个初中做义工,帮助那里的学生们。在辅导之余,兄弟俩询问东帕洛阿图学区总监还需要他们做什么,总监表示,老师们和学生们盼望有一门陶瓷课盼了好几年,但由于资金缺乏,无法购买烧陶瓷的昂贵仪器,因此陶瓷课开不起来。兄弟俩一听,二话不说,将那个学期硅谷青少年机构赚来的9000多美元全部捐出来(见左图),那里的学生终于能上陶瓷艺术课了。

    他们还为学区里的初中生设立写作奖学金,鼓励学生们写作,这个写作比赛被编进学区的英语教学课程,所有的英语老师们围绕着这个竞赛教学。本来我们教课是不收钱的,后来因为东帕洛阿图学区迫切需要资助,我们就收一些学费,再把钱捐给东帕洛阿图学区。他们的善举得到了社区的肯定和支持,当地众多媒体报道了兄弟俩的故事,美国国会议员也特意写信褒奖兄弟俩,称他们是杰出的楷模。

遭遇挫折,母亲让孩子往下比

    孩子的教育与父母的重视程度和正确方法是分不开的,这一点在双胞胎兄弟俩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印证。我非常喜欢孩子。陆叶华说,我喜欢在孩子们身上花心思。我尽量提前一步学习,比如他们还没上高中的时候,我就已经去听如何申请大学的讲座了。他们现在还没上大学,我已经进哈佛金融群学习了。

     “我还听了很多心理学的讲座。除了阅读和陪伴,家长还要尊重孩子,和孩子充分沟通。不是家长要孩子怎么做,而是家长要听听孩子为什么这样想。陆叶华在谈到她的教育观时说,比如遇到什么事情,我会提供意见,但最后的决定是他们俩自己下的。

    当问到打不打孩子的时候,陆叶华笑道:对于孩子,我一般采用鼓励的方法。考试考得好会表扬,有时会奖励。考得不好不骂,更不惩罚。

    她举例说:孩子小的时候,他考得不好,我也会郁闷。我避开他们和丈夫倾诉我的失望。我给好朋友打电话减压。在儿子面前,我只是说:把卷子拿出来给我看。然后,我和他一起把错题过一下,他不会的题目我一道道教他,直到他会。第二天,把那些题拿出来再做一遍,不会我再教。如果有必要,第三天再次重复。直到他能独立地把每道题都做出来。

    陆叶华说:在儿子遭遇挫折时,我会提醒他们向下看,让他们增强自信心。

    她举了个例子。孩子们上七年级时,学校里选10个学生去地区参加数学竞赛 。学校考两轮,儿子们通过了第一轮,进入了学校前20名。她说,但第二轮选拔赛中,大儿子过了,小儿子没进入前10名,失去了参赛资格。我安慰小儿子:虽然你没入选,但你也知道前10名中几乎都是八年级学生。明年他们毕业,你肯定能进校队。我还鼓励儿子参加培训:现在有这么一个好机会帮助你为明年的竞赛做准备,不要放弃啊。他听了我的话,每次培训都参加。她顿了顿道:“2013年的数学选拔赛,确实如我2012年所预测,儿子进了校队,而且取得了选拔赛的第一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