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您的位置:首页 > 美文欣赏
重阳登狼山
发布时间:2020-10-9
 

    往日,我们老两口郊游远足,狼山经常去。但重阳节登狼山,感觉就是不一样。

 

    我们早早地吃过早饭,搭乘公交车前往。景区大门外,游客蜂拥而至,那些手持旅行社小旗的导游,正在招呼着游客。我们尾随着,鱼贯而入,拾级而上。有外地“夕阳红”驴友,清一色鹤发童颜,头戴棒球帽,精气神十足,小伙子似的,健步登上山顶,让同行者中的年轻人惊叹不已。

 

    狼山不高,才100多米,但一旦登上山顶,可俯看南边脚下浩荡的江流,北边眼底是无垠平川,东边远处是迷蒙大海。狼山没有云遮雾障的仙气,没有松石笋立的风景,只有开阔和实在,让你痛痛快快地鸟瞰一下现实世界的寻常模样。

 

    我看着缓缓滚动的长江,顿发奇想,其流程宛如人的一生,在起始阶段总是充满着奇瑰和险峻,到了即将了结一生的晚年,怎么也得走向缓和实在。

 

    狼山东南麓有“初唐四杰”之一的骆宾王墓。骆宾王7岁时作《咏鹅》诗“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。”色彩明快,惹人喜爱。骆宾王墓旁石牌坊上,刻有对联:“笔传青史,一檄千秋著;碑掘黄泥,五山片壤栖”。碑石显得十分粗糙,给人一种历尽沧桑的感觉,让人想起他一生中的坎坷、悲愤和失望。有了骆宾王墓,野性的狼山也变得文气起来了。

 

    据《通州志》记载,在黄泥口的地方,曾得石碑半截,上有残损“唐骆”二字。

 

    另外,清末状元张謇墓也在狼山。他办实业,把狼山脚下搞成了一块充满近代气息的绿洲。他对狼山的期望可从狼山山顶一副石刻对联来解读:“登高一呼,山鸣谷应;举目四顾,海阔天空。”

 

    南通滨江临海,万里长江天然阻隔,千百年来,南通南难通,望江兴叹,几成常态。改革开放后,特别是本世纪初以来,苏通长江大桥、崇启大桥、沪苏通长江大桥相继建成通车。日前,南通新机场选址获国家民航局正式批复,通州二甲场址为推荐场址。上海北翼通州湾新出海口建设如火如荼。南通快速融入长三角城市圈,被定位为江苏五大城市之一,前途无量。站在广教寺前,极目远望,身为江海儿女,怎能不豪情满怀!

 

    岁岁重阳,今又重阳。我站在狼山之巅,欣赏着水天一色的美景,情不自禁地想起古人创设重阳节的由来。历来说法不一。有人认为源于西汉长安登高台游玩之俗,也有人说与辽代中原地区拜天地古礼有关。而较普遍的则持南朝梁吴均《续齐谐记》中的“桓景避难”之说。此后,人们每到九月就要登高,野宴,佩戴茱萸,饮菊花酒,以求免灾呈祥,历代相沿,遂成节日风俗。

 

    唐代诗人王维在京城长安,看到家家户户欢度重阳节,思念家人,提笔写下了佳作《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》。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”更是这首诗的绝唱。如今,我的儿孙漂泊他乡,远在天涯海角,期颐老母客居沪上,值此佳节来临时,登高远望,思亲之情尤为强烈。

 

    古人的重阳登高,既反映了人们消灾避祸的美好愿望,又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迷信色彩。但现代却给它赋予了具有时代气息的崭新意义。秋高气爽,或远足旅行,饱览风光,寄满腔热情于山水;或参观菊花展会,抒节日愉悦之情于诗画;或去户外活动筋骨,调节心态,融健身、休闲于一体……

 

    常言道,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。狼山虽小,却有其独特的文化内涵,从而位居全国八大佛教小名山之首。登高远望,一轮红日正普照崇川福地——“中国近代第一城”,如今生机盎然;勤劳智慧的江海儿女,正弘扬“包容汇通,敢为人先”的南通精神,昂首阔步,为早日实现“中国梦”而高歌前行。


作者:瞿光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