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您的位置:首页 > 美文欣赏
情系矿石收音机
 

    我记忆最深的,便是晚上躺在床上听收音机。沉寂下来的村落,秋夜静谧清冷,如水的月色飘洒在床沿,枕边一台小小的收音机,从中倾泻出动听的音乐、散文或诗朗诵,便是我这回乡知青的高档享受了。

 

    1960年夏,我考入县中。读初二时有物理课,我比较喜欢,就从学校图书馆借些这方面的书看看,其中有一本名叫《少年无线电爱好者》。书中介绍了无线电的发展历史和基础知识,也介绍了一些实验项目,其中最简单的是矿石收音机。后来,我又借过一本类似的书——《少年无线电》,它更侧重于介绍实验操作,其第一章讲的就是矿石收音机,我决定也试着装一台。

 

    矿石收音机虽说简单,但书中要求准备的元器件也不少。它需要天线、地线、线圈、可变电容器、固定电容、矿石和听筒,接线并不复杂:天线连接矿石,矿石连接听筒,听筒连接地线就行了。于是我就开始着手准备这些元器件。

 

    那时县城没有专门的无线电器材商店,我在五金交电商店买到了矿石检波器,固定式,带金属支架和安装螺丝。主体是手指粗的塑料管,两端用金属封堵,检波用的那块小矿石就放在封堵的一端,有一根很细的金属触针固定在另一端,针头接触在矿石上。塑料管上有个小孔,在触针受到振动失去检波作用时,可通过小孔拨动触针进行调整。

 

    为了绕制调谐线圈,没有漆包线可是个大问题。有个同学的家长是电工,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废弃的日光灯镇流器,拆开它,漆包线难题迎刃而解。线圈是按照《少年无线电》介绍的方法自制,即用厚纸粘两个纸筒,将漆包线缠在上面,再把两个线圈套在一起。

 

    课余时间,我去学校木工房找到了一小块三合板,如获至宝,立即加工机座。工序其实很简单,就是用小刀裁出两块长方形木板,再借助充作底脚的小方木将它们钉成直角形,带底脚的一块充作底板,另一块充作面板。

 

    之后,我把线圈安装在底板上,矿石、电容器都装在面板上。为方便调谐或拨动,将可变电容器的旋钮柄和矿石都露在了面板外侧。另外,我还特地购买了4个接线柱,两个装在底座上用于接天线和地线,另外两个装在面板外侧,用于接听筒。

 

    暑假伊始,我回到乡下老家,急不可待地安装天线。按照书上的要求,在一根长木杆顶端钉一根短木棍,制成十字架,再在十字架上等距离钉上若干小钉,然后将铅丝绕小钉旋成网状,余下的铅丝引入屋内。为了防雷,我还按书上教的方法做了避雷器。

 

    天线、地线安装好之后,我开始调试。在全部接线接通的一瞬间,听筒里传出了清晰的广播声,效果很好,能收到江苏台及中央1套、2套的广播,而且不混台。弟弟妹妹们争先恐后地靠近听筒聆听,其兴奋程度远胜于考试得了满分!电影《洪湖赤卫队》插曲《洪湖水,浪打浪》从听筒里缓缓飘出,空闲时喜欢拉上一曲紫竹调的五爹爹,评论家似的夸上一句:“你小子真有本事,鼓捣这么个东西就能唱歌,而且唱得真好听!” 我心知肚明,人家唱得真好听跟我没关系,也用不着解释,只想尽情地享受大人们的赞美。

 

    后来,我又鼓捣安装晶体管收音机,动圈式扬声器取代了听筒耳机,甩开了累赘的天线杆子,成了名符其实的便携式。我听着它起床,伴着它出行,陪着它劳动,抱着它入眠。它就是时钟,它就是天气预报,它就是指令,它就是良师益友,它成了我最忠实的伴侣,见证了我那一段美好的青葱岁月。


作者:瞿光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