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您的位置:首页 > 美文欣赏
好邻居老徐
 

     邻居老徐,年近古稀,一天到晚乐呵呵的,最近却遇到了烦心事。

     初冬某日深夜,快11点了,老徐已经睡下,被电话铃声吵醒:“房东啊,你快来看看,厨房里水漫金山!”

    来不及仔细询问,老徐急匆匆起床,骑自行车赶往相距二里多的老宅。老宅同一个单元里,邻居们大多数都搬了新居,留下的老宅出租。房客们走马灯似的不断更换,彼此并不熟悉。

老楼房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建筑,铸铁下水管锈蚀严重,沾有污物,经常发生堵塞、漏水故障。之前疏通过好多次,然而总是好景不长。

    二楼的住户没有办法,不得不独自重新在墙外安装了下水管,而把自家通向下水管的出口堵住。这样一来,下水管一旦堵塞,楼上的污水统统回流到三楼厨房。老徐家厨房地面积水,不断从二楼天花板向下渗透,淅淅沥沥地把二楼厨房搞得一塌糊涂。为此,二楼的房客到三楼来兴师问罪。两家房客都年轻气盛,说到激动时,污言秽语的,虽未发生肢体冲突,最后还向110报了警。

    老徐问清了原委,好言相劝,终于暂时消除了双方的怨气。老徐心想,倘若把自家三楼独自重新安装下水管,可以解决自家的燃眉之急,省心省力,但治标不治本。为彻底消除隐患,万全之策是与四楼五楼房主沟通,统一行动,尽快重新安装下水管。

    老小区没有物业管理,公用设施维修只能靠房主自己。四楼房主是上班族,经常出差在外,有时双休日都没有空闲。五楼房主现在外地工作,不是老徐原单位同事,相互不熟悉,甚至连手机号码都不知道。

   老徐是个热心肠。他知道,组织这个“工程”并非易事。与五楼房主的联系沟通,颇费周折。长途电话接连打了好多次,对方很不配合,结果也着实令人匪夷所思。一会儿说什么反正她家在五楼,不存在污水漫到顶楼的危险;一会儿又说可以请人疏通下水管,不必大动干戈,总而言之不愿意破费。遇到这样不明事理的,老徐不恼不怒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。老伴在一旁听得不耐烦了:“就我们三楼、四楼两家搞好了,省得与这种铁公鸡啰嗦。”

   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五楼房主终于同意了下水管的整体联动方案,但还不忘喋喋不休地吩咐要聘请最好的施工人员,保证质量云云,如同遥控指挥的上司向下级下达指令一般,让人啼笑皆非。最为可恼的是,自始至终,对方吝啬到连一个谢字都没有。

    老伴气不过:“替这种不明事理的人服务,不值。”老徐并没有把五楼房主的不近人情放在心上。“她提醒得好啊,也算是为我们这个工程出了力。”什么不愉快的事情,到了老徐面前,统统化作玉帛,神马都是浮云。

    就要开工了,五楼的房客上班外出,家中无人,谁留守看护?墙体穿孔打洞,厨房间坛坛罐罐的需要临时移动,这些杂务理应由其信得过的亲友在场。想不到房主却称爱莫能助,好像是在求她似的,而不是别人在为她排忧解难。老徐万般无奈,只好与其房客商量,向单位请了一会儿假,问题才得以解决。

    此事前前后后,连续三四天,老徐忙前忙后,联系施工人员,带领去现场勘查。施工那一天,老徐一大早就赶往现场,一家家联系落实,担心因房客上班,打不开房门。活脱脱一个现场总指挥。这一切,作为老邻居,我都看得真真切切,忍不住多嘴:“你一大把年纪了,还忙上忙下的,又不是你一家的事情,何必这么辛苦?”其实,我心里明镜似的,老徐退休前一直是原单位的优秀党员、老先进工作者啊。

    “其他几家,各有各的难处。我退休了,闲着也是闲着。下水管问题解决了,大家受益。”老徐轻描淡写,总是不忘为别人着想。

    中午时分,施工人员去饭店用餐。工具材料无人照看,老徐自告奋勇,从三楼搬来凳子,乘机休息片刻,尽管此时他也早已饥肠辘辘。

    施工者在外墙敷设下水管时,老徐不忘叮嘱小心,偶尔也曾听说有因不慎而发生意外的。一直到施工完毕,老徐悬着的心才算是落了地,如释重负。

    工程结束了,老徐一家一家地前去检查,甚至还帮忙打扫,让房客们感动不已。

    此时,正巧社区主任路过,连声夸奖:“徐老伯,您辛苦了。”抬头望着洁白粗壮的落水管紧紧地依附于墙面,老徐高兴极了,犹如凯旋而归的战士。


作者:瞿光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