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您的位置:首页 > 美文欣赏
乐当老“玩”童
 

怎一个“玩”字了得!人们一提起“玩”字,似乎只是儿童少年,抑或是青葱男女的专利,而与老年人无缘。其实,老年人远离了昔日工作的羁绊,有的是空闲。善于“玩”,并乐在其中,是老年人健康生活的题中应有之义。

也许,我们对《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中的“五老”耳熟能详。其中提到养、医、为、学、乐,唯独不见“老有所玩”。窃以为,并非文字疏漏,这个“玩”完全可以涵盖于“乐”中。“老有所玩”的终极目标,就是一个“乐”!玩,可以令人娱心,让人顺气;玩,可以助人健身,青春焕发;玩,可以带来社会和家庭的和谐。

生命原本自在,无关年轮圈数。古今中外,白发苍苍而童心未泯的老人并不鲜见。南宋大诗人陆游“时取曾孙竹马骑”,北宋大学者程颐“偷闲学少年”。牛顿暮年时还用麦秆对着阳光吹肥皂泡,如醉如痴,宛然一个老顽童。爱因斯坦在誉满世界后,仍饶有兴味地经常与小学生通信。正因他们童心未泯,快乐多多而延年益寿。童心不老,就能如孔子所言,“乐而忘忧,不知老之将至。”

做老“玩”童,先必“常留童心,常存童趣”。

“玩”是人的天性。于光远老先生说过:“人之初,性本玩”。儿童天真活泼,无忧无虑,成天快乐。人到老年心理发生了变化,疑心重,思虑多,易为烦恼困扰。这时需尽量使自己回到童年的心理状态,丢开烦恼,过得自由自在,做个老“玩”童。这样,心地坦然了,大脑负荷减轻了,免疫系统功能加强了,精神无负担、无压力,自然就不易染病。一个人若能常藏童心,常捉童趣,又随心所欲,就会永葆豁达乐观的态度。

做老“玩”童,“玩”法多多。老年人个性各异,情趣不同,“玩”法自然就林林总总,五花八门。“玩”法无高低优劣之分,自我感觉合适即可。

我退休十多年来,摸着石头过河,“玩”得开心舒心,略有心得。简而言之“四结合”:在家玩与户外玩结合、个人玩与集体玩结合、智力玩与体力玩结合、传统玩与时尚玩结合。

家是玩的好地方。家居布置时,我自己制作沙发套、挂饰靠垫、养花养草,或操持家务,含饴弄孙,美中不足是空间有限。而户外玩如散步、旅游、跳舞等,海阔天空。玩的空间大小搭配,相得益彰。

独自玩如制作童鞋、阅读报刊、集邮、欣赏越剧,静中取乐,但稍感孤独。而集体玩如老姊妹打牌、聚会沙龙,趣闻多多,情感交流,情谊浓浓。玩的环境静动交织,其乐融融。

在报纸上玩“找不同”、“走迷宫”等游戏,写博客、下五子棋、脑筋急转弯等可以益智,但活动量偏小。打乒乓球、农忙时下乡帮老母亲收种等,体力消耗要大一些。一脑一体,玩得手脑并用,文武兼备,延缓衰老。   ;

司空见惯的“玩”,容易产生视觉感官审美疲劳,有时还得多费心思,玩儿一点新鲜时尚。比如学习信息技术,与在海外的子女视频聊天,似近在咫尺,促膝交谈,亲情绵绵;加入志愿者队伍,为空巢老人送温暖,赠人玫瑰手有余香。玩法老中有新,新老交替,常玩常新,与时俱进。

我还经常追忆童年时代的乐事写成豆腐块,自娱自乐,敝帚自珍。多年来,我身边拥有一群投缘的玩伴。只要时间和身体条件许可,我就与他们有名山必游,有秀水必玩,有美景必赏,有闹市必逛,优哉游哉。在我们这个群体中,具有“老玩童”资质的,非我一人。

近闻瑞士小伙李牧语出惊人:“玩”才是正经事儿!在他看来,“玩”是人生头等大事,按部就班,便会失去太多乐趣!愿老年朋友们,效仿这个没房没车的“北漂”,以认真“玩儿”的态度过生活,做一个实至名归的老“玩”童。

乐当老“玩”童,夕阳无限好。

作者:许琴